彩木宝宝

「散りぬべき 時知りてこそ 世の中の花も花なれ 人も人なれ」

扇子和明信片收到啦!!!
还有太太的签绘
超超超可爱!!
最后悄咪咪 @冷めたの小籠包
太太下凡画画辛苦啦(。>∀<。)

海色

山组小可爱
摄影师翔×猫咪智
智是猫猫!!!
微竹马
J家友人串场

以上^_^






早上七点
“智~”
樱井的一天从唤醒睡在他身边的猫猫开始。

[一]

樱井翔和智的相遇在一年以前。

那时樱井刚刚有了自己的工作室,手底下有了几个天天嘴边老师来老师去的家伙。托樱井那严苛日程表的福,他没有和大部分同行一样,在事业上升期天天黑白颠倒、昏天黑地。他依旧过得井井有条,有时间在周末的早晨坐在书桌前看看书,或者为了一根玉米去做一场临时旅行。

可是我们的樱井老师依旧觉得自己的生活中缺点什么。

他问了一圈,可靠的后辈龙也告诉他是cool,来实习的风磨告诉他是sexy……不不不,宝宝……(´-﹏-`;)龙也的cool多了顶多是黑道,sexy多了会让客户误会的。

最后,他找到了我后辈世界第一可爱的冈田桑。

“翔酱啊……”冈田绞尽脑汁希望找到一个委婉的语气,“可能缺和翔酱足以相称的可(nv)爱(you)”

对对对!樱井突然激动。
冈田桑欣慰又感慨的看着他给大学室友相叶雅纪打电话。

“喂,是相叶嘛?有件事情拜托你,”

“咋啦翔酱”

“我想找一个小可爱。”

“哈???”

[二]

樱井常常说那是最美丽的春天。

电话中,相叶告诉樱井他人不在千叶。终年忙碌的宠物医生正在陪自家柴犬度假。虽然当时的樱井不明白为什么要陪柴犬度假,但还是推掉日程去找他。

飞机把他带到著名的度假胜地——濑户内海。

相叶住在当地一家民宿里。

民宿建在山坡上,风格质朴且简洁。透过玻璃窗户遥望蔚蓝的海洋。这里景色干净明快,一如莫奈笔下的诶特尔塔海弯。阳光从少云的高远天空撒下,海洋清澈见底,风使得她波光粼粼的闪烁着,天际线上的几点船舶相映成趣,广阔且充满活力。

相叶告诉樱井店主大野夫妇正在找收养猫咪的人。
然后让樱井在后院里自己找猫。

后院,花木们枝叶扶疏。樱井穿过过于自由自在的它们,走到海边。他在一块礁石上坐下,春天的暖阳随着海风吹拂于脸上。

他看向远方的礁石。

暗色的礁石上坐着一只猫。

一只黑猫。

樱井被吸引了目光。

在看海吗?

海风

浪花自天边涌来。

暗色的礁石

一只独一无二的猫

那是很美很美的场景。

美丽的春日的濑户内海。

[三]

在看海的猫似乎注意到樱井的视线。

它回头

它有一双海色的眼睛。

不是冰冷的冰蓝

温柔,深邃

一如注视着他们的海。

樱井看见这片海中自己的影子

它叫了一声

“咪~”

黑猫起身,跳下礁石

灵活的跳跃着

它来到樱井身前,坐下来

尾巴晃了晃

海色注视着他

“咪~”

听见它温柔的喊

翔困~

[四]

半岁的智就这样跟着樱井回到了东京的家。

樱井·立派的大人·翔高兴的晕头转向,他拉着一只叫大野智的猫要办入籍。

“我有小可爱啦!”

“咪~咪”

智坐在窗台上,背后是阳光

樱井看见它软软的冲他笑

翔困~


ps:缺少精雕细琢,已及濑户内海我也没去过。T^T
努力产粮。

月别枝——[序章]梦回

诶,谁说没人看就不发了?
继续搞事情。
搞事与不搞事是个严肃的问题。
我还是不打三日月TAG了,就打刀乱的

1.碎刀预警
2.原创女婶
3.爷爷严重ooc

因为是蜜汁推理的文
所以看到不能接受的部分请立刻退出
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
能回答的就会回

以上





新月,消隐了。

静谧的夜空很快被红与金相缠绕的斑块遮掩,在此间的还有紫色的诡异的光,它们闪烁于无尽的骨架之上。

刀尖挑过面前的骨架,瞬间一分为二,浓黑色粘稠的血液喷溅而出,阑没有力气再闪开。任由它们继续腐灼着衣料。心中计算着他已经到达多时。

他奉主命带着消息去找姐姐,双方都明白,留下的那个只有一死。

[爷爷已经……]
[历史是必须守护的东西。]她还是对那双眼眸那么说。
即使眼眸中的那双新月浮动于悲伤之海。
[你答应过我的,不是吗?]

火焰继续吞噬着这个本丸的一切。阑勉强闪过燃烧着的、倒塌的藤树,她突然想起鲶尾和一期一振,她最终不是他们能相信之人。

又一道紫光闪过,溯行军的枪穿透了阑的肩膀,她下意识反手回击,刀尖颤抖停滞不前,手臂无法抬起,身体已经精疲力尽。

就到这里了吗?
照他的速度两个来回都来的及了
她想

“嘭!”

意识终于脱离肉体



视野中依旧充斥着无尽的火焰,赤色的火蛇窜动着,如同忘川旁怒放之花,忘川之上怎会有绮丽的月?阑定神,身旁结界盈盈的泛着白光。

他不该在这里。

“哈哈哈……现在不是该笑的时候啊……”
眼前人华美的狩衣已经破碎不堪,墨蓝色的布料上斑斑点点尽是黑红相间的血迹。玉色的御守残破的挂在他的脖颈上,随着动作可怜的飘荡。

“咳咳……你……”阑开口,却发现说话的能力已经被剥夺。

他似有所感的回头,微笑。
言语清晰的响在耳畔。

[看来姬君要从新写报告了~]

语气平缓,似乎只是搞砸了什么。

“……”
不,你不能

[麻烦你啦~]

语气一如既往,仿佛只是不会带护甲。

他转过身,不容拒绝,不容留恋
对双方都是

[明月别枝惊鹊]
她曾经玩笑般与他说
[哈哈哈,甚好甚好]

深蓝色的月光渐渐被火焰吞噬。
视线随着那身影被满天的红光融化,逐渐模糊,最终只余扭曲的色块。
这是你的回答吗?
火焰深处飘来释然的话语

[有形之物终会泯灭,只不过今天是我罢了。]

他的小姑娘还活着
这就够了

…………

TBC.

故事的延续,其实是个超大的坑。
我要试着每周末更新
(悄咪咪许愿大典太骚速剑)

谢谢近侍大人
膝丸宝宝来了
讲真的宝宝,你哥那性格没你我怕他被削23333333
话说岩融,你让极化今剑和薄绿一起等你合适吗?
三条就差你了(つД`)

就任180天了
可喜可贺
初始刀:加州清光
短刀第一振:秋田藤四郎
太刀:(预定)鹤丸国永&小狐丸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初煅太刀)莺丸
胁差:骨喰藤四郎
打刀:(初始刀)加州清光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初煅打刀)歌仙兼定
大太刀:太郎太刀
枪:蜻蜓切
极化短刀:五虎退
别问我为毛没薙刀,园长还没来。园长你再不来极化今剑和薄绿一起等你哦
私心放张歌仙
贺图还没画完的我

雨之章[梅雨之章]后记

清光跳下万叶樱,愣住了。
树下,那个蓝眼睛的人在睡觉。他手上还绑着那根红绳。

本来想就是写清光的故事,但后来发现写不完了。然后就是说还会有安定讲述的故事……那个下篇其实有点意味不明。但最后那个羽织确实是安定的。红绳的问题,两人在上一个本丸发生了什么,还有会谈里讲了什么安定会说的。
之后大概是"起,承,转,合"这样。
另外,"阑"和"未"的故事我大概会有。
番外是月木犀的故事。御神刀的设定会在那时放出。ps夏时的那把叫回春
以上
彩木

梅雨之章————加州清光的故事[下]

1.审审私设见旧文

2.清安腐向

3.HE啊,一定的。

4.还有安定的[梅雨之庭]

以上

大家把楸叶剪成的花朵摘下,她们的边缘已经干枯。藤四郎们把她们放在清水里,希望能留住这抹绮丽的红,但颜色也无法鲜活如初。立秋那天剩余的红豆被歌仙制成团子,作为阑、末姐妹俩送来的西瓜的回礼。祭神的香火味儿依旧弥漫在空中,而供品已经被孩子们分享了。

清光把自己藏在万叶樱里,树上还残留着盈盈的花朵,这是夏时和樱的功劳。祭神后的三天总是樱花烂漫、暖风和煦的日子。清光躺在树叉上,头顶的天空浓云重新聚拢,又要下雨了。风吹过一片落英飘悠悠落在他的鼻尖上,轻轻的痒,没有手把她抚落————他睡着了。

"清光,清光!"是梦里的人在叫他吗?
这声音多么令人熟悉。
"笨蛋,我在等你。"

梦里的情景多么美好。

雨后的空气经常混杂着鲜血的铁锈味,这是x女士的丸内的常态。而今天不同。为清光安定开门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。"看来是初始刀和近侍回来了。"那人这样说着。x女士的态度与平日也不相同,她那幅疯狂的表情收起来了,取而代之的是平静的表面。那个审查员很严肃,但可以看出他柔软的地方。清光注意到那个审查员有一把配刀,但刀上没有付丧神的灵力,付丧神的灵力更为凌厉。这是一把御神刀。

那个审查员把安定带到一间和室里问话。x女士很焦躁的在门外走来走去。不一会儿,清光也被叫进去了。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。清光只记得那是一间布满结界的房间,而刚被布下的结界充满令人羡慕的安心气息。

没人记得那场谈话,那个仪式。

他和安定的手腕上多了一道红绳。红绳上有一个小巧的白玉雕成的圆型刀纹,同样散发着令人安心的香味儿。清光后来知道那是桂花香。

走出门外,x女士早已不在,安定塞给他一颗金平糖。甜味儿很冲,跟安定一样直率,舌尖上一股暖流冲到心里。两个人并排在回廊上走,雨后的阳光点亮安定的蓝眼睛,竟比天空还要纯洁蔚蓝。

他还记得那天的谈话,是说两个人要一直在一起,一起去万屋,一起去出阵,一起逃內番,躲在樱花树里。在那个本丸会有最长最长的春天和最短的连绵的雨季。樱花会落在茶梗竖起来的杯子里,紫阳花会开在池塘边,夜谈时可以伴着阵阵蛙鸣。

风吹梦醒,四周樱花飞舞,我竟看不清
属于梅雨的夏天过去了
今天没有下雨
远方的云散开
露出属于秋天的湛蓝的高高的天空。
这时,我想起你的眼睛。
你还好吗?


清光起身,身上的葱色羽织和粉雪一起飘落。






后记不打TAG了。可以自行查看。感觉没有必要的下篇。

梅雨之章[下]预告

虽然下雨但是难受╯﹏╰
写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
←_←
放一小段不打tag
祝大家出小祖宗


属于梅雨的夏天过去了

明天不会下雨

那远方的云会散开

露出属于秋天的湛蓝的高高的天空。

那时,我会想起你的眼睛。

你还好吗?

新审神者情报公开[雨之歌]

姓名:月木犀

性别:男

职业:审神者/前月老庙姻缘主管

长得很像鹤丸国永,这个纯属意外。但头发是米色的高马尾(参考太郎太刀)外表面瘫但人很可爱。处于话多和话少的偏话少地带。
不擅长的事:???

大概会有个短篇?本体是犀牛的审审,名字虽然听起来像嫦娥姐姐家的孩子但意外的不是。本来就是个串场的人物,但意外的有了思路。与夏时认识哦。
猜猜CP是哪个~

梅雨之章————加州清光的故事[中]

1.审审私设见旧文

2.清安腐向

3.HE啊,一定的。

以上

真是时隔多日的雨(笑)

只有在雨天才是雨之歌嘛~

雨渐渐紧起来,庭院里的植物轻轻摇曳。月光透不过愁云,火苗辛苦的撑开黑暗。夏时索性熄了所有的灯火任凭那黑暗随着丝丝凉意漫入房间。视觉被黑夜所织的帘幕挡住,听觉占据心理。

"阿~鲁~基~,"

在一片黑暗中清光拍桌

"在听吗?"

樱立刻一口吞掉在吃的和果子。

和那个家伙相见啊,真是意外。

锻刀炉里,说实话都是大和守安定。但那次说不定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邂逅。

"可是你们不是一同被冲田总司拥有吗?"

"嗯~呐"

清光突然吃吃地笑起来,伸手去够夏时面前的酒,然后整个人瘫在矮桌上。

"谁知道呢?"

大和守安定存在与否尚不知晓,而我,加州清光,则在那场战争后离开了。曾经一同度过的,在新选组的美好时光每一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都会有。这个事实真是困扰了我好久。但我这把加州清光只爱上了那把大和守安定。

换而言之,人生踏不进同一条河。

"别多想……"夏时重新点上罩灯,继而又想说些什么。然满室静谧。

有一次……嗯……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吧,那个丸紫阳花开的时候。那天小雨停歇,安定很开心。他一向不爱霏霏淫雨,说是会把东西弄脏什么的。x女士吩咐我去万屋买东西,过两天有审查官会来。

去万屋的路上云层重新聚集,有些阴冷,雨丝稀疏,于是并无大碍。等到了万屋衣服只是有点潮湿。大概耗了一个时辰的功夫。那天我要买的东西不少,零零总总的占了双手。在店门外,意外的安定在等我。

[真是意外啊,你会来接我~]我记得我那样说。[有点担心清光,所以就来了]他笑着回答并接过一袋东西。看见我抱着那个购物袋,他就也抱着。当时想他简直可爱的不像话,居然比我还可爱。

"嗯"

"比我还可爱呐~"

清光嘿嘿的傻乐着,和醉了的人没什么两样。夏时透过昏黄的烛光看见他眼角有东西在闪烁。

在回去的路上,雨又开始下。我只好单手打伞,另一只手拿东西。安定就夹着伞淋着雨,继续抱着东西。还笑我说清光如果不打伞妆会花吧。我说才不会呢,我又我今天还没来得及画。我都不可爱了。他又冲着我傻乐。我就想他真是傻了,居然为了卖萌甘愿淋雨。

等再次雨过天晴后,我们已经回到了本丸。他身上还是湿漉漉的,站在门口冲我傻乐。发丝黏在额上,显得有些狼狈。眼神晶亮,对我说[今天的清光依旧可爱哟。]

一记直球。

明明每天我都听他讲一遍的。˞͛ʕ̡̢̡,,Ծ‸Ծ,, ʔ̢̡̢˞͛

那个瞬间

心脏炸成翻飞的樱花。



安定:清光你樱花粘了我一身哎~

清光:才没有!

作者:清光光你咋受啦?

其实想写傲娇一点的小攻和天然的受,然而并没有感觉。

新审神者的情报公开啦~

(没错是那个审查员)

四川的宝宝们一定要平安